<address id="bx95f"></address>
<i id="bx95f"><noframes id="bx95f"><del id="bx95f"></del><var id="bx95f"><noframes id="bx95f"><var id="bx95f"></var>
<del id="bx95f"><span id="bx95f"></span></del>
<ins id="bx95f"></ins>
<ins id="bx95f"></ins>
<ins id="bx95f"><noframes id="bx95f"><ins id="bx95f"></ins>
<cite id="bx95f"><span id="bx95f"></span></cite>
<cite id="bx95f"><noframes id="bx95f"><cite id="bx95f"></cite><ins id="bx95f"><noframes id="bx95f"><cite id="bx95f"></cite>
<cite id="bx95f"><noframes id="bx95f">
<cite id="bx95f"><noframes id="bx95f">
<ins id="bx95f"></ins>
<ins id="bx95f"></ins>
合作熱線(手機微信同號):13901041470

智慧城市:企業拋“磚”,政府引“玉”

【承包網】 發布于 2018/11/5 9:27:26
點擊: 237

  近年,人工智能風起云涌,阿里、百度等巨頭紛紛布局該領域,一大批人工智能初創企業也應運而生,而人工智能的關鍵在于應用。作為人工智能應用場景之一的智慧城市,從最初看似遙不可及的概念,到現在如火如荼的實施,已經發展近10年。

  這10年,從IBM拋出智慧城市這塊“磚”,到引出國家和政府這塊“玉”,都經歷了什么?筆者試圖以政策為主線梳理出智慧城市的前世今生,并基于現狀對未來做出一個小預測。

  前世:“企業使命”下的理念創造

  眾所周知,智慧城市從屬于智慧地球,而智慧地球是由IBM首席執行官彭明盛在2009年1月的“圓桌會議”上提出,他建議美國政府投資新一代智慧型基礎設施。彭明盛為什么會在這個時間點提出呢?

  筆者認為其本質原因是企業的自有屬性——商業敏感性和利潤追逐性。

  相信大家都還記得2008年的金融危機,這場危機波及甚廣,IBM自然也在其中,其中一個表現便是較2007年而言2008年IBM的股價下降了10.65%。所以IBM需要尋找一個新的長期的利潤增長點,與此同時美國總統奧巴馬提出希望通過信息技術拉動經濟發展,而這正是IBM擅長的領域,無疑給IBM創造了一個絕好的機會。

  盡管從表面上看IBM的出發點是服務于普通大眾,但智慧地球和智慧城市的戰略提法完全符合IBM的自身利益,因為智慧城市的相關建設(如基礎網絡服務、云計算)都離不開IBM。

  換而言之,IBM既是市場需求的創造者和引導者,又是市場的實際供應者,當然,政府在其中的作用也不可忽視。

  就實例而言,IBM在2009年與迪比克市的合作便是一個很好的證明,該項目旨在通過物聯網技術連接城市的水、電、油、汽等公共資源,基于數據搜集、監測和分析實現智能化響應,以更好的服務市民。

  雖然IBM最初提智慧城市時更多是基于時代背景和自身發展需求,但該概念已逐漸獲得了各國政府的認可,并孕育出一批建設智慧城市的企業。

  今生:地方政府先行,地位不斷上升

  在對我國有關智慧城市的相關政策梳理后,筆者注意到,地方政府的政策出臺先于中央政府。早在2010年,寧波市政府發布了《關于貫徹市委市政府建設智慧城市決定的近期工作意見》,河北省和廣東省政府也分別在《河北省人民政府關于加快物聯網產業發展的意見》和《關于加快發展物聯網建設智慧廣東的實施意見》闡述了對智慧城市建設的構想。

  直到2012年,中央政府相關部門才在《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十二五”發展規劃》、《關于大力推進信息化發展和切實保障信息安全的若干意見》和《關于印發工業轉型升級規劃(2011—2015年)的通知》中提及智慧城市。與此同時,住建部在2013年1月、2013年8月和2015年4月先后公布第一批、第二批和第三批國家智慧城市試點名單。

  在眾多政策文件中,筆者認為2014年是智慧城市地位的一個重要轉折點,因為智慧城市第一次在文件標題中出現,而非依附于物聯網、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等相關的政策文件。這份具有轉折意義的文件是2014年8月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工業和信息化部、科學技術部等八部門印發的《關于促進智慧城市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的通知》,它明確提出了智慧城市的重要性,且規定到2020年,建成一批特色鮮明的智慧城市。

  2015年3月,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發展智慧城市,意味著智慧城市已上升至國家戰略層面。2016年5月,《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綱要》指出“發展智慧城市和數字社會技術,推動以人為本的新型城鎮化”,可見,智慧城市已成為我國創新驅動的方向之一。

  另外,《關于“十三五”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規劃的通知》、《關于加快推進“互聯網+政務服務”工作的指導意見》等文件都提到了智慧城市的重要性,筆者就不在此一一贅述了。

  展望:眾多參賽者,出生決定不了未來

  據相關媒體報道,目前我國總計有超過500座城市開展智慧城市建設,足以見智慧城市的火爆程度。通過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公布的三批智慧城市試點名單(共計290座城市),不難發現,試點名單既包括省會城市(如太原市)、市轄區(如北京市東城區),也包括縣城(如黑龍江省大慶市肇源縣)、小鎮(如江蘇省昆山市張浦鎮),甚至還有一些功能區(北京未來科技城)。

  那么,在眾多參與者中,是否所謂的大城市就一定會成為智慧城市建設中的佼佼者呢?

  筆者認為不一定,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兩點:一是從城市規模體量上來看,小城市可充分發揮船小好調頭的自身優勢,更加靈活地應對國家政策及市場上的變化,而大城市牽一發而動全身,一旦改變波及面相對較廣,調整難度較大;二是從城市發展歷史遺留上來看,小城市的基礎設施建設還不是很完善,有些小城市甚至是零基礎,因而可以在智慧城市建設之初統一相關建設標準,為后續數據的對接做好準備,而大城市的基礎建設已基本完成,且由于體制壁壘等原因很難在短時間內以較低成本共享數據。

  而且,目前已有小城市在智慧城市建設中取得了好成績:根據2018年“IESE城市動態指數”排行榜,冰島首都雷克雅未克在全球智慧城市榜單中名列世界第五。因而,看似處于弱勢地位的縣城/小鎮也有機會在這場比賽中取得優異的成績。

  表面上看,智慧城市是一種資本發展邏輯,即一種資本尋找新市場的行為,但實則是一種國家的“集體消費”,所以IBM僅僅是拋“磚”,國家和政府才是引出來的“玉”。在智慧城市建設中,“磚”是智慧城市的實際建設者,“玉”是智慧城市的統籌者與打磨者,“磚”和“玉”二者缺一不可,需要通力合作才能完成智慧城市建設這項復雜且艱巨的任務。

  隨時了解中國服務貿易(外包)行業最新動態,請掃描二維碼或搜索"鼎韜洞察",關注我們!

2019年开的历史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