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bx95f"></address>
<i id="bx95f"><noframes id="bx95f"><del id="bx95f"></del><var id="bx95f"><noframes id="bx95f"><var id="bx95f"></var>
<del id="bx95f"><span id="bx95f"></span></del>
<ins id="bx95f"></ins>
<ins id="bx95f"></ins>
<ins id="bx95f"><noframes id="bx95f"><ins id="bx95f"></ins>
<cite id="bx95f"><span id="bx95f"></span></cite>
<cite id="bx95f"><noframes id="bx95f"><cite id="bx95f"></cite><ins id="bx95f"><noframes id="bx95f"><cite id="bx95f"></cite>
<cite id="bx95f"><noframes id="bx95f">
<cite id="bx95f"><noframes id="bx95f">
<ins id="bx95f"></ins>
<ins id="bx95f"></ins>
合作熱線(手機微信同號):13901041470

智慧城市的深圳樣本:大數據具體到每一個人

【承包網】 發布于 2018/11/5 9:27:35
點擊: 236

  8月23日的深圳,天氣仍然炎熱,納涼成了深圳的關鍵詞之一。但一個眨著大眼睛、說著流利普通話的智能機器人卻讓氣氛持續火熱。

  在2018中國智慧城市國際博覽會上,有2秒鐘即可測出身體數據、智能生成體型報告的機器人,還能為你量體裁衣的3D測量間有用VR了解商品實物外形,網購也可以放心入手的無感支付體驗區;也有通過手機實時上報身邊的城市問題,系統同步對接城市職能部門,精準高效地解決城市問題的“城市智慧中心”平臺。

  在中國工程院副院長何華武看來,這正是構建智慧城市、智慧社會的重要組成部分。繁榮的數字經濟、建設中的數字中國,均是是城市建設與發展的高級階段。

  “中國智慧城市建設已經取得了矚目的成就,各地的建設熱情日益高漲。截止到目前,全國100%的副省級以上城市,包括76%以上的地級城市和32%的縣級市,總計大約500座城市已經明確提出正在建設新型智慧城市。”十二屆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原副主任彭森介紹。

  然而,智慧城市究竟怎么走,各地仍處在探索階段。

  深圳樣本

  自IBM 2008年提出智慧城市的概念后,各個國家均對智慧城市有了自己的暢想。

  據深圳市經貿信息委主任劉勝介紹,深圳正在建成全市統一的信息資源共享體系,其中,分為基礎庫、主題庫、業務庫、基礎庫、電子證照、信用6個主題庫,每天政府內部交換的數據平均超過兩千萬條。

  “比如人口庫的情況,深圳就算不是全國唯一,也是極少數把人口情況說清楚的城市,用10個城市的布局進行對碰、清洗,出生人口和死亡人口實時更新,深圳市每天的人口情況都在變化。每個人都可以具體到姓名,甚至住在什么地方、在什么地方上班,這為我們的交通、教育等提供大數據支持。”劉勝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

  一個優勢是,華為、騰訊等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骨干企業均聚集深圳,這為深圳的智慧城市建設帶來新的活力。

  事實上,今年兩會上,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參加今年兩會廣東代表團講話時,充分肯定深圳高新技術產業是全國的一面旗幟。

  “深圳市委市政府把智慧城市建設作為一項重點工作來部署、來推進,進一步加快完善互聯網、物聯網、云計算等信息網絡服務基礎設施,全面推廣掌上政府、指尖服務、刷臉辦事。我們計劃用3年時間基本建設地圖全面感知、一號走遍深圳、一鍵知全局、一體運行聯動、一站創新創業、一平自選生活,努力實現科技讓生活更美好。我們希望通過新型智慧城市的建設進一步帶動電子信息產業轉型升級,帶動城市發展的技術創新、業態創新、管理創新、服務創新,提高城市管理服務的精細化、品質化和智能化水平。”深圳市長陳如桂表示。

  數據顯示,2017年,深圳地區的生產總值超過2.24萬億元,位居亞洲城市前五位。今年上半年經濟實現了8.1%的增長,去年全社會研發投入占GDP的比重達到4.13%,接近全球排名第一、第二的以色列和韓國的水平。深圳甚至有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達到1.12萬家,特別是深圳是全球重要的電子信息技術產業的制造和研發基地。電子信息產業規模達到2.5萬億,占全國的1/7。增加值占全市經濟總量比重超過1/3。

  “中國城鎮化率由1978年的17.92%提高2017年58.5%,城鎮常住人口由1978年1.7億增長到8.1億,這種發展與人民群眾的需求和向往總體上是契合的。

  然而,城市發展在取得驕人成績的同時,也伴生一系列世界性難題。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加快,大城市病呈現愈演愈烈之勢,環境污染、交通堵塞、資源浪費等等問題,正制約著城市的運行和管理。此外,市場化催生社會需求井噴式增長,城市公共政策、公共管理服務供給相對滯后。這些難題,傳統技術和管理方法已經難以維系,城市信息化發展向更高階段的智慧化發展已成為必然的趨勢。”何華武表示。

  在何華武看來,智慧城市正是解答這一難題的關鍵所在。

  “智慧城市是已知的現代信息技術,科技、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等各種智慧的要素在一個空間內系統化的整合。

  智慧城市需要技術支撐。現在科技革命已經打好了智慧城市的基礎,我們的網絡,網絡的數據、移動的數據甚至人工智能都給我們應用上帶來很大的方便,城市居民和農村居民已經離不開智慧了。中國的信息革命互聯網已經實現了跨越式的超車,中國更多利用網絡數據和移動端數據源解決數據問題,解決整個智慧城市系統化管理問題。我們要更多解決城市如何更方便,怎么為市民提供更好的服務,全方位的服務。”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首席經濟學家李鐵表示。

  碎片化發展

  不過,彭森也提醒,取得成績的同時,智慧城市建設過程中存在的體制機制不到位,碎片化發展等問題仍然比較突出。

  “新型智慧城市建設要從城鄉居民實際需求出發,重點解決便民、惠民的公共服務和社會服務問題。要正確處理政府和市場的關系。使市場在推進新型智慧城市配置建設過程中發揮決定性作用。建立用數據說話、用數據決策、用數據管理、用數據創新的管理機制和智慧化的城市管理體系。推進國際合作,在更加開放包容的環境下,推動智慧城市建設。”彭森表示。

  在李鐵看來,市場化的發展也為城市的治理和城市的社會化服務創造了新的空間,比如共享單車就達到節能減排和提高交通效率的作用,這是市場化推動的,不是政府來推動的。

  “智慧城市的任務首先要做好頂層規劃,要做好政策研究和資訊,怎么進行頂層設計,要形成國家政策的出臺,搭建合作平臺,在一個空間內實現合作。”李鐵表示。

   這在高層也已經開始有了布局。就了解,近年新組建的自然資源部我其重要資源之一就是建立空間規劃體系并監督實施,包括城市化在內的空間規劃都納入了自然資源部的職能,這也標志著我國的空間規劃進入到以智能生態為基礎的生態文明新時代。

  “智慧城市建設要自下而上,由點到面的推進,智慧城市的內在邏輯決定了它很難先有一張施工總圖,然后照圖推進,智慧建設只能自下而上,各個領域成熟一個發展一個,積少成多,也就是說我們要按照現實需求,區分輕重緩急,構建各個領域各條戰線的智慧子系統,如智慧教育、智慧社區等各領域各條線都可以分別地來推。”十二屆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黃奇帆在中國智慧城市國際博覽會上表示。

  隨時了解中國服務貿易(外包)行業最新動態,請掃描二維碼或搜索"鼎韜洞察",關注我們!

2019年开的历史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