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bx95f"></address>
<i id="bx95f"><noframes id="bx95f"><del id="bx95f"></del><var id="bx95f"><noframes id="bx95f"><var id="bx95f"></var>
<del id="bx95f"><span id="bx95f"></span></del>
<ins id="bx95f"></ins>
<ins id="bx95f"></ins>
<ins id="bx95f"><noframes id="bx95f"><ins id="bx95f"></ins>
<cite id="bx95f"><span id="bx95f"></span></cite>
<cite id="bx95f"><noframes id="bx95f"><cite id="bx95f"></cite><ins id="bx95f"><noframes id="bx95f"><cite id="bx95f"></cite>
<cite id="bx95f"><noframes id="bx95f">
<cite id="bx95f"><noframes id="bx95f">
<ins id="bx95f"></ins>
<ins id="bx95f"></ins>
合作熱線(手機微信同號):13901041470

靠云業務做引擎,盛世之下的亞馬遜何時超越谷歌蘋果微軟?

【承包網】 發布于 2018/12/3 16:54:41
點擊: 302

AWS CEO Andy Jassy

  截止到2016年底,全球市值最高的三大公司是這三家:蘋果(5860.21億美金)、谷歌Alphabet(5268.95億美金)和微軟(4606.9億美金)。

  然而在全球向數字化經濟轉型的大趨勢中,這三大公司或多或少遭遇了瓶頸并顯現了業務短板。市值排在第6位的亞馬遜(3517.85億美金)卻顯示出了勃勃生機,這家公司在轉型的過程中獲得了巨大的發展。

  12月初,亞馬遜的AWS re:invent大會在美國拉斯維加斯如此召開。re:invent是一年一度亞馬遜云部門向外界集中展示的機會,而今年的re:invent迎來了史無前例的32000人規模。AWS亞馬遜云CEO Andy Jassy在大會后接受采訪時表示,亞馬遜的云業務完全有機會做到1000億美元的規模,這接近于今天亞馬遜的總營收。與此同時,亞馬遜正依托電商和云業務的優勢,陸續進軍人工智能、語言搜索、智能硬件等領域,不斷擴大用戶生態網絡效應。

  谷歌、蘋果、微軟的瓶頸

  近兩年有一句非常流行的話,叫做永遠不要與趨勢為敵。然而,對于企業家們來說,到底大趨勢是什么?大趨勢到底什么時候到來?到底什么時候做出業務調整最為合適?現實是,你永遠無法知道大趨勢,直到大趨勢真正發生,而那時候再做業務調整為時已晚。谷歌、蘋果、微軟這三大公司正在經歷這一過程。

  先說近年來轉型最為成功的微軟。2016年10月21日,微軟在美國時間發布了2017財年第一財季報,財報主要指標超過了華爾街預期,特別是微軟智能云業務成為財報最大的亮點,智能云業務收入同比增長8%至64億美元。當天微軟收盤價達到59.96美元,突破之前1999年58.72美元的歷史最高價。從連續幾個季度的財報來看,微軟向云轉型獲得了巨大的成功。

  然而,在另一個戰場上,微軟卻遇到了巨大的挑戰。根據Garter對2016年Q3全球智能手機市場的數據,Windows Phone同期在全球智能手機市場的份額只占1.7%。美國媒體Business Insider就此評價稱,“微軟在智能手機市場已經幾乎全軍覆沒。”微軟Windows業務負責人Terry Myerson的無奈在于,微軟依然保持了對Windows Phone的投資,是因為一旦停止對智能手機操作系統的投資,想要再重返這個市場就難上加難。

  在轉型之初提出“移動為先、云為先”的微軟,如今只成功了云計算這一半,而在移動端這另一半,微軟正試圖通過收購LinkedIn、把自己的軟件擴展向其它移動平臺等方式彌補。另一家蘋果卻正好相反,這家在移動市場取得了巨大成功的公司,在云計算市場卻沒有聲音。而智能手機市場的飽和,iPhone、iPad等產品缺乏創新等問題正困擾著蘋果。

  對于谷歌來說,這家公司正經歷盛世之下的隱憂。谷歌對于云計算業務并不感冒也沒太多投入,主要原因是自己的廣告營收太高。但eMarketer數據顯示,2015年谷歌美國廣告收入有60%來自PC端,而到了2018年將有60%的收入來自移動端。在移動端,谷歌遇到了強勁的競爭對手。根據Comscore和Morgan Stanley的數據,亞馬遜有58%的移動流量直接來自于自己的APP,這就意味著谷歌損失了一大筆廣告收入,同樣的情況還發生在Facebook等超級APP身上。

  對于谷歌來說,還有一個更致命的業務短板,這就是智能硬件時代的語音搜索。在智能硬件時代,無論是智能手表還是智能音箱或者各種室內智能家電,都沒有大屏甚至沒有屏幕,只能通過語音交互。在這種情況下的語音搜索變現,不能通過傳統PC或移動端的展示類等廣告形式變現,而是要把搜索與產品和服務連接,以電商交易的方式直接變現,這恰是谷歌的短板。

  亞馬遜眼中的下一個時代大趨勢

  下一個時代大趨勢是什么呢?很簡單,就是近年來幾乎所有人都在提到的數字化轉型或數字經濟。2016年9月,G20峰會更首次將數字經濟納入會議主題,發布了《二十國集團數字經濟發展與合作倡議》,數字經濟已經成為事實上的大趨勢。

  但說到底,什么是數字經濟呢?什么是數字化轉型呢?近年來關于數字經濟和數字化轉型的熱論不絕于耳,盡管業界一個共同的認知是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能等新技術變革,但這些新技術究竟對于全球商業和國家經濟來說有什么意義?數字經濟到底是一個什么樣具體的商業模式?政府和企業家們要拿新技術要做什么?怎么做?

  從谷歌、蘋果、微軟目前所遭遇的業務瓶頸和短板來反推,可以看的很清楚:數字經濟就是以消費者為主導的ToC商業模式,再以ToC商業模式反向調整ToB的業務結構、生產制造和供應鏈管理等。事實上,美國等發達國家已經進入了消費市場主導的經濟模式,中國等發展中國家也正在從企業市場主導向消費市場主導的經濟模式轉型。在數字經濟時代,能夠獲得巨大成功的企業將是兼備ToC與ToB業務能力的公司。

  目前,谷歌和微軟都是ToB業務主導的公司,蘋果是ToC業務主導的公司,而能兼具ToB與ToC業務,又以消費者為主導的公司,亞馬遜是第一大潛力股。這首先是因為亞馬遜所處的主要業務領域為消費電商,也就是零售業態。零售業是典型的消費者主導業態,而亞馬遜作為一家消費電商公司,在零售業、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等領域已經打拼了21年。包括電子書、音樂和視頻等在內的數字業務,也給亞馬遜一腳跨入數字經濟打下了堅實基礎。

  亞馬遜公司文化就是以消費者為主導的“零售業+互聯網”公司文化,這是亞馬遜得以成功跨越數字經濟鴻溝,競爭下一代商業領導者的最重要原因。

  在今年AWS re:invent上,亞馬遜CEO Werner Vogels在主題演講時,一上來講的并不是技術,而是五條客戶主導原則:永遠保護客戶的利益、仔細聆聽客戶聲音并及時響應、讓客戶有選擇權、從客戶需求反推產品、幫助客戶成功。

  這五條原則本質上就是零售業的消費者主導思想。

  正是因為亞馬遜強大的ToC和互聯網業務基因,讓亞馬遜得以進入云計算業務,以有最新的語音業務,并在新業務里獲得巨大成功。到目前為止,AWS亞馬遜云仍然是無可爭議的全球第一大云計算服務商。截止到2016年Q3,云業務達到130億美元的年營收、55%的年增長,占市場份額超過30%,而排名之后的谷歌、微軟、IBM加在一起占了22%左右市場份額。

  更加有意思的是,Andy在2016 re:invent上說,“AWS亞馬遜云還是目前增長最快的企業IT供應商。”

  AWS合作伙伴網絡APN在過去12個月里,增加了超過10000+合作伙伴,咨詢類合作伙伴年比去年增加了110%,管理服務類合作伙伴年比去年增加了130%,財富100強超過90%的客戶使用了APN合作伙伴的方案和服務。傳統虛擬化軟件巨頭VMware也成為了AWS的合作伙伴,VMware CEO Pat Gelsinger現身2016 re:invent,力挺雙方的合作。

  除了云計算之外,語音正成為亞馬遜的第四大支柱型業務。2014年11月,亞馬遜推出了Echo音箱和智能語音助理Alexa,后來又推出了小型的Echo Dot。根據美國Consumer Intelligence Research Partners(CIRP)的數據,截止2016年11月已經銷售了510萬臺Echo設備,用戶滿意度非常高。Echo的意義不僅在于智能硬件,而是實際上控制了語音搜索入口,后端再連入亞馬遜的數字內容、電商以及合作伙伴服務,形成了完整閉環。無怪乎谷歌也迫不得已推出Google Home,但谷歌只有數字內容而沒有電商,將很難與亞馬遜抗衡。

  所以,到目前為止,亞馬遜已經有了數字內容、電商、云計算三大業務平臺,即將加入語音搜索與前三者形成閉環商業模式,涵蓋了ToC、ToB、互聯網與搜索等全面業務領域,而這一切“無意中”踏準時代趨勢的背后邏輯,就是亞馬遜天生的以消費者和用戶為導向的基因。

  AWS云計算業務何以一騎絕塵?

  回顧過去十年,亞馬遜最成功的新業務莫過于云計算,而且可以說在全球云計算產業領域也是一騎絕塵、遙遙領先。AWS業務能獲得如此巨大的成功,它的背后有一個邏輯:

  首先,AWS有一個非常穩定的領導團隊。AWS CEO Andy Jassy自1997年加入亞馬遜就一直沒有離開,近十年來主要負責AWS云業務,2016年4月被提升為AWS CEO,成為亞馬遜三大CEO之一。這位畢業于美國哈佛大學的MBA,為AWS帶來了穩定領導力,讓AWS業務團隊維持了有條不紊的節奏。正是因為有了一個穩定領導團隊,才有了整個AWS繁榮的基礎。

  其次,AWS CTO Werner Vogels在荷蘭讀書的時候就師從并行計算大師Henri Bal教授和Andy Tanenbaum教授。Werner還在康奈爾大學做了10年研究,主要研究大規模分布式系統。2004年加入亞馬遜后,Werner很快就成為了AWS的主架構師,他為AWS帶來了穩定的技術領導力。網易杭州研究院執行院長汪源在參加2016 re:invent時感嘆:“看AWS的架構,有一種感覺仿佛整個AWS是一個人做的一樣,模塊定義、復用、互通,看的真是一個賞心悅目。”

  Werber對記者說,AWS過去十年最重要的一個成功經驗,就是不試圖造一個帶有頂層設計框架的系統,而是提供一個完善的工具箱,讓用戶根據需求自行選用工具。這是因為,在云計算的世界里永遠都無法預知用戶需求來自何方,什么時候會出現波峰、什么時候又會出現波谷。既然無法根據需求來反向設計系統,那不如給用戶一個工具集,讓他們自行決定如何使用,這就是AWS云服務的基礎設計思想,即以用戶為中心而不是以云服務商為中心。

  在根據用戶需求反向設計產品與服務方面,AWS也把以用戶為主導這一原則做到了極致。AWS博客負責人Jeff Barr自2002年加入亞馬遜就成為了AWS的布道師,主要負責向外界介紹AWS的技術、產品與服務。Jeff告訴記者,AWS在設計每一個產品或服務之前,都會先寫好一個新聞稿,想清楚最終發布產品的時候,將如何向媒體和用戶來描述新產品或服務的配置、功能和用戶受益等,再反過來設計產品或服務。

  以用戶為中心,可以說是AWS的核心理念。當問及為什么選擇AWS而不是其它云服務商的時候,Matson Navigation公司副總裁兼首席信息官Peter Weis表示,AWS是唯一派出VP級代表與他見面的云服務商,其它派來的都是分銷商或代理商。另據媒體報道,當宣布Andy成為AWS CEO的時候,他正奔波于美國城市之間見客戶。

  當然,除了穩定的領導團隊、技術領導力和以客戶為中心的理念外,AWS過硬的技術能力與水平也是嘆為觀止。AWS副總裁及卓越工程師Jame Hamilton在2016 re:invent上首次向外界大量披露了AWS云基礎設施的硬件和工程水平。在過去十年間,AWS為了實現最佳客戶體驗,定制化和自行研發了集成電路、網絡路由器芯片、路由器、服務器、存儲設備等大量硬件設備。在最新的夏威夷跨太平洋光纖線纜網絡工程中,AWS預計將建成長達14000公里的海底光纜,以連接新西蘭、澳大利亞、夏威夷和俄勒崗等地,最深處為海平面以下6000米,其中涉及很多令人驚嘆的工程挑戰。

  據AWS統計,在2016年平均每天AWS都發布三項新產品或新服務。在2016 re:invent前后,AWS就為基礎的IaaS云主機增加了GPU實例P2、FPGA實例F1等,把AWS的基礎計算能力擴大到GPU云和FPGA云,為機器學習、高性能計算等提供了計算資源池。

  更為可怕是AWS的云生態效應。

  現在,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企業把自己的基礎IT遷移到了AWS之上,比如Netflix就宣布放棄自建數據中心,而全部采用AWS作為底層IT基礎設施;2016年的獨角獸、云通信服務商Twilio也選擇AWS平臺。可以說,AWS的網絡與企業用戶的網絡交織在一起,互相把彼此的邊界推向更廣的范圍。

  值得一提的是AWS在本次re:invent大會上正式推出了自己的AI產品線,首批產品包括支持24種語言47種聲音的文本到語音轉換服務Amazon Polly、基于深度學習的圖像和人臉識別服務Amazon Rekognition以及自然人機交互環境Amazon Lex,這些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云服務與亞馬遜Echo硬件及電商搜索生態交織在一起,或將形成業務爆發的奇點效應。

  所以我們的論點是:亞馬遜將在不遠的未來,會否超越谷歌、蘋果、微軟而成為全球第一大公司?

  如果說微軟這家公司到底能夠生存多少年,將成為我們判斷軟件產業生命周期的標尺——那么,亞馬遜代表的“消費互聯網+企業互聯網”模式正在彰顯極強的爆發力。亞馬遜能夠登上電商和云計算領域霸主地位,基礎就是其兩端業務組成的巨大生態平臺。

  這個可以稱得上是全球第一大互聯網生態平臺,將讓亞馬遜未來的成就遠超越今天人們的想象。

  隨時了解中國服務貿易(外包)行業最新動態,請掃描二維碼或搜索"鼎韜洞察",關注我們!

作者:吳寧川

2019年开的历史结果